主页 > 产业荟萃 >每个人都有他的心事...50岁后,你会是别人生命中「对的人」 >


每个人都有他的心事...50岁后,你会是别人生命中「对的人」

  • 2020-05-22
  • 450人已阅读

每一个人的生命中,都需要有这些赢得你信任的「对的人」——那些有能力同理、聆听、不评价的人。这些人可能是你的伴侣、家人、朋友、同事、心理治疗师、老师、教会人员……等等,这些「对的人」才有资格倾听你的故事,看见你的脆弱。

日常生活中,我们都有过与人分享心情的经验,但有时候分享后却发现心情更糟。如果你现在试着回想过去自己和他人分享的经验,对方的哪些回应让你觉得被支持、被理解?哪些回应反而让你更难受?

当我想起过去那些让我反而更难受的回应,当对方试图要我的感受缩小或扭曲,像是告诉我:「哎呀,没那幺严重啦,这没什幺好难过的吧?」「没关係啦,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上次也是发生类似的事情(然后开始讲事情经过),我比你惨多了。」「你想太多了啦!」「不要再想这些负面的事情了,至少你还有……」

这些话语让我感受到对方并没有真正接纳我的感觉,反倒像在纠正我:「你这样感觉不对。」然后要求我照他觉得对的方式去感受。

我们在与人分享时,或多或少都听过上述这些回应,甚至,有时候我们就是说出这些话的人。

就算身为一位谘商师,在和亲友相处时,我也要常常觉察自我,不要脱口而出这些看似安慰人,却让人更难受的话语。

我想起前阵子一个寒冷的冬天早上,我在系馆的办公室準备半小时后要授课的内容。系上的办公室有好几位博士生共用,过不久,另一位博士生艾玛进到办公室,我们聊了聊近况,她分享了上礼拜去参加的一个聚会,聚会上许多人询问她:「你念博士班,这样你的孩子怎幺办?」

艾玛妈是一位新手妈,也是一位博士生,而这两个角色常带给她许多评价与指责。

许多人告诫提醒她:「你知道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吗?」「你知道现在是陪小孩最重要的阶段吗?」许多人在得知孩子年纪这幺小就每天被送到托儿所后,还会眼睛瞪大,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彷彿在对她说:「天哪,你这个妈妈是怎幺当的?」(有趣的是,她先生也在聚会中,却没有人对他说这些话。)

念博士班的繁忙,让艾玛已经充满内疚和自责,认为自己不是个好妈妈,没有时间好好陪伴孩子,而周遭人对她的评价或是建议,更让她加深这些自责感。

当我听着艾玛分享时,我感受到她的痛苦,这些情绪让人不舒服,我意识到本能上很想逃离这些不舒服,所以脑中冒出的第一个回应是:「没关係啦,事情会越来越好的,你之后就会渐渐适应博士班的生活。」

还好,当脑中出现这个回应后,我就觉察到这个回应只是在帮助我推开这些不舒服,并不是真正的倾听。

想要逃离痛苦是人类的本能,这就是为什幺很多人在面对别人显露情绪时,会立刻抛出那些「安慰人的话语」,为的是想赶快结束自己的不舒服。

有很多人会问:「到底说什幺才是安慰人最好的方法?」事实上,面对一个处在痛苦中的人,往往不是你的「回应」让他感觉好起来,能够让人觉得好受一点的,是人与人间的连结。

现在回想起来,我很高兴当时的我选择了同理与连结。我把电脑萤幕关掉,静静倾听艾玛,试着和那些痛苦情绪待在一起,不需要多说什幺。

同理是一个选择,而且是一个让自己脆弱的选择,因为当你同理另一个人,你也得跟着去感受那些情绪和痛楚,但就算如此,你还是愿意选择和别人的情绪待在一起。

这些人与人间的同理与连结,会累积成信任。信任并不是来自另一个人做出什幺伟大的事,而是来自日常生活中的微小互动。

每一次的互动中,你选择同理与连结,就能慢慢累积两个人之间的信任。

每一个人的生命中,都需要有这些赢得你信任的「对的人」——那些有能力同理、聆听、不评价的人。这些人可能是你的伴侣、家人、朋友、同事、心理治疗师、老师、教会人员……等等,这些「对的人」才有资格倾听你的故事,看见你的脆弱。

除了需要找到「对的人」之外,我们也要让自己成为别人生命中那个「对的人」。

掌握乐活资讯,点我加入幸福熟龄LINE好友~

(本文摘自《疗癒,从感受情绪开始》 留佩萱着,远流出版)

同理情绪倾听博士班连结事情聚会信任舒服孩子评价艾玛话语难受办公室